丸子喵喵_小欧皇

兴趣使然的画手,头像是二重画的我跟我家白木木。沉迷es偶像梦幻祭。最爱老零/泉总。主食骨科,零晃\泉总中心大部分cp,当然其他cp也吃,就是不一定产…口味是中间虐的he。没啥节操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画的名字叫哥哥的葬礼

故事的名字待定

------------------------------
一开始大概是这样

一片美丽的田园风光鸟语花香,广袤的田野里急驰着一辆蒸汽列车,穿过熙攘热闹一片欢声笑语的人群,豪华餐车的一角一位举止优雅的黑发男人的在看一封信,他暗红的瞳孔深不见底,信的内容不是什么开心的事,那是他家的财产评估图,马上就要亏空了……画面一转到了晚上一座极致奢华的宅邸灯火通明,那是一场纸醉金迷的化妆舞会,大家都忘我的沉醉其中,只有坐在窗边身着华服的黑发青年没法融入这欢乐之中,他百无聊赖的搅拌着手里的名贵红茶……

一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宅邸门口,画面里只看到穿着一双看起来低调却是应季限量版皮鞋的人从容的走下马车,穿过造型独具个性的植物景观和另类夸张的大喷泉,大厅的门被打开,音乐声一下子就喷涌了出来,与此同时,坐在窗边发呆的黑发少年似有感应一样缓慢起身,赤红的眸里透着复杂的神色,他挤过还在狂欢的人群来到门口,伸出苍白的手有点不敢相信的触上了对方同样冰冷的脸颊,随即皱眉语带嘲讽【你怎么还有脸回来?】颤抖的手指被轻柔握住,放在唇畔轻轻一吻【因为我不想自己最心爱的弟弟最后流落到去街头行乞。】【那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毫不领情的抽回手指,对方也不对这粗鲁的举止感到生气,只是转头对旁边的乐队礼貌的说【音乐请停一停。】

对于突然停止的音乐,舞池狂欢的人们都带着一些扫兴的疑惑开始议论纷纷,然后就听见一个不太响亮却很有震慑力的声音礼貌的说到【抱歉打扰到诸位的兴致,吾辈乃朔间家长子,外出游历许久,现下与朝思暮想的吾弟重逢,有许多话想与他好好说说,所以今日的舞会能否就到此为止?】大家面面相觑,见说话的人黑发红瞳样貌与朔间家现任家主相差不多,而舞会的举办人也正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举动,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眼前的兄长,所以大家只好腹诽着扫兴离开……

---------
剧情大纲是

兄弟俩因为日常挥霍……财政赤字……

老零提议一起去卖春解决温饱被栗子暴打,

正好就遇上另一伙骗子冒充兄弟俩父亲的土豪旧友子孙住进了朔间宅

想骗他俩的钱……

恩,这个骗子就交给话剧部来吧…… 想想一脸性冷淡的棒读骗子北斗和极不情愿的骗子友也我就突然兴奋……

然后两边就互相斗智斗勇几十个回合,

想想老零装不下去从棺材里跳出来的样子我就……

他们一开始只觉得,对方太难骗了,完全没想到是真的没钱…… 

……最后发现都没钱……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激动的涉涉大喊amazing……

后来他们一起去骗了天祥院,结局是被天祥院派人追杀,最后的画面是大路上急驶的老爷车漫天撒钱,后面一群骑警在追赶……

第一部-END-

评论(3)
热度(53)

© 丸子喵喵_小欧皇 | Powered by LOFTER